阳光在雀斑上跳舞

下雨了
我在找你
不见踪影

  他是做错了什么,他的错又从何而出?为何他不能是自己,总要成为别人?世人总说,如果他小时候遇见的是江枫眠,那他就是魏无羡;若遇见的是蓝忘机,那他就是蓝思追。可他遇到的是常慈安。是的,可惜他遇到的是常慈安,所以他是薛洋,是那个笑容可掬,手段恶毒,个性残忍,夔州人人谈之色变的流氓。可如果他没有遇到常慈安,也就没有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薛洋了。

  书中的反派最后都消失了,可书中的苦却是不断地渗透每个人的生活,苦得一颗糖都显得格外得甜。

  魏无羡从小就失去了双亲,对父母的唯一记忆就只剩一条小路,一头小花驴,三个人。他打小在野外,常在恶犬嘴底夺食,衣不蔽体。还好那时候江枫眠找到了他,将他带回了莲花坞。他是个很懂得感恩的人,即使后期金丹给了江澄,他还是在说服自己,如若不是江枫眠带他回来,这辈子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有这样神奇的世界,何苦再说金丹呢?当是还恩吧。他真的很不同。

  蓝忘机幼时渴望着每次与母亲相见,身旁也有哥哥。蓝曦臣总可以读出不一样的蓝忘机。温宁得到了魏无羡的赏识和救助。在温家落魄时,魏无羡帮助他将他的那支的尸体好好保存,从来都是把他当朋友,而不是敌人看。蓝思追则是有着蓝忘机的教导,那些过去和他也有了一道鸿沟……可是薛洋有什么?他只有常慈安让他失去了小指。那他也没有必要,因为一只手指,而杀了常家一家,是吧?只是,温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在作恶,为何只要是姓温的人就只剩一死?这可不是说天底下大多人和薛洋一致。

  若晓星尘没有答应常栎的请求,多好。这样他与薛洋两人就不会相遇,这样他们两人便没有缘分。若不是晓星尘紧紧相逼,他的性命又怎会受到威胁。明明是他们一直在威胁薛洋的生命,为什么他不可以做出他的反击呢?薛洋善于寻找人的所谓弱点,所以他没有动晓星尘,而是把宋道长的双眼剜去了,这样就把他们的梦想毁于一旦;所以他就屠了栎阳常氏一家。只是他不知道的是,最后晓星尘失去了双眼。

  他们再次相遇的最初,薛洋是害怕的,甚至有必死之心而生出的杀心,不过他善于掩藏,他藏住了。他开始偷偷地享受着晓星尘的温暖。只是他恨不过,他不想晓星尘是这样得完美。他略施小计就让晓星尘用着霜华杀了许多的人,晓星尘也只剩下了自以为的正义。所以薛洋是邪恶的,如果不是这份邪恶,他又怎么会和晓星尘保持着这样的平衡?

  他很贪婪,他贪恋着晓星尘的那份好,那份本永远不属于他的好。他总是小心翼翼,因为他害怕这份偷来的温暖会流走。

  压死骆驼的总是最后一棵稻草。晓星尘还是知道了薛洋的身份,也知道了自己不过是自以为的正义,他的霜华剑下也有许多无辜的生命。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同时他也不敢相信,为何自己还活着,甚至还有些快乐?这样的他,他自己接受不了,没有办法,好像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。好像所有的错误都是和他有关,所以他放弃了生的执念。

  他的所想薛洋都不知道,薛洋只想把晓星尘永远地留在自己的身边,或者说他想永远留在晓星尘身边,只是他不知道晓星尘没有了执念。

  那时候的薛洋的身上又出现了那个茫然懵懂的孩子的一点影子,他毫无章法地乱砸东西。他的表情、发出的声音,比此前他所有的恶态加起来还要疯狂、还要可怕。他拽着晓星尘的胳膊,直接把他背了起来,像疯了一样跑了出去。他手足无措,口里却碎碎念着:“锁灵囊,锁灵囊。对了,我需要一只锁灵囊,锁灵囊,锁灵囊……”他像个只会横冲直撞的孩子,他也被压垮了。

  谁都不知道他发现了魏无羡是多么地欣喜,好像是在沙漠中的人终于望见了绿洲。可他又害怕魏无羡不会帮他,不过谁会帮他?最后谁都没有帮他,甚至丢了自己的性命,锁灵囊也到了别人的手上。他的这一生,黑暗的一生就这样完了。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的微光,也被掐灭了。

  最后的结局好像也是好的,晓星尘终是可以醒过来的,只是那个有着小虎牙的人再也不会出现了,他也可以不用在忆起那段不美好的时光。毕竟会有人和他说“错不在你。”

  薛洋一生说过最坚定的一句话大概就是:“如果我说要杀一个人全家,那么就一定是全家,连条狗都不会给他留下。”也是这句话,我看到了一个人被黑暗折磨时,坚定的无奈。